首頁 > 資訊 > 企業新聞
小麥多元化進口︰讓群眾從“吃得飽”到“吃得好”
2020-12-18 00:00:00光明網

  小麥是國際上主要的糧食貿易品種,是中國傳統的三大主糧之一。中國是世界小麥生產和消費大國,長期以來,中國多數年份是小麥淨進口國,出口量極少。隨著近年來國家重視糧食生產,小麥的產量和品質逐年提高,小麥進口佔糧食進口的比重有所下降。當前,中國的小麥供求處于緊平衡狀態,總量供給充足,但隨著國民收入水平的提高,居民食物需求結構轉變,高端優質小麥供給不足。近年來,中國小麥消費總量中進口小麥約佔2%-3%,主要是以高端優質小麥為主,用來調劑品種余缺,滿足居民日益增長的多元消費需求。

  今年以來,新冠肺炎疫情持續全球蔓延,對世界經濟和國際農產品貿易產生了重大影響,各國內顧傾向明顯,一些主要的糧食生產國開始限制糧食出口。基于對不確定性因素增加的“未雨綢繆”和進一步豐富人民生活的需要,中國加大了小麥進口力度。今年1-9月份,小麥進口量累計為606萬噸,同比增加168.1%。小麥進口量的增加不僅反映了中國在面對復雜多變的國際形勢下對糧食安全的考慮,也體現了糧食適度進口對國內糧食安全的重要補充作用。此外,美國是中國傳統的小麥主要進口國家之一,隨著中美貿易摩擦的不斷升級,中國從美國進口小麥的數量逐年遞減,貿易不確定性增加,中國亟需開拓多元化的國際小麥進口戰略布局。

  我國小麥的供求現狀及面臨的新形勢

  中國是小麥生產大國,產出主要用于國內消費,出口較少。近年來,我國對于優質小麥的消費需求上升,結構性供需缺口較大,最近十年以來小麥貿易都處于逆差狀態。從貿易總量來看,中國小麥進口在波動中呈增長態勢。2019年,中國小麥進口總量320.48萬噸,較2018年上升11.43%。

  十年來,中國小麥進口總量均在關稅配額(963萬噸)之內,2019年的進口總量也不足中國小麥總產量(11894.9萬噸)的5%,進口小麥多是對優質品種的補充與調劑,不足以影響中國小麥供需大局。但當前我國小麥進口貿易仍面臨著進口來源單一,渠道布局不盡合理的風險。2019年,全球出口小麥的國家除中國共涉及88個,而中國小麥進口量的90%以上集中在加拿大、澳大利亞、法國、哈薩克斯坦和美國,渠道分布過于集中,進口來源有限。長期以來,由于加拿大小麥價格低、品質高,優勢明顯,中國小麥進口量最大的國家都是加拿大,多數年份佔中國小麥進口總量的50%以上。但加美關系密切,加拿大內政長期受美國影響較大,中國小麥進口過度集中在加拿大市場的風險較高。此外,受全球新冠肺炎疫情影響,早在今年3月就有多國宣布糧食出口限制禁令,我國小麥進口渠道集中的問題在疫情背景下更為凸顯。

  就國內而言,我國小麥生產也面臨著資源環境約束、農民種糧積極性低、人地矛盾突出和國內結構性供需矛盾等方面的壓力。根據黨中央“口糧絕對安全,谷物基本自給”的新糧食安全觀,在雙循環新發展格局下,小麥進口格局需要擴大,路徑亟待優化。

  我國小麥進口來源地優化的綜合方案

  短期來看,基于國內小麥的結構性供需矛盾,優質高筋小麥的市場供需缺口仍需由國際市場供給。從目前中國小麥的進口結構來看,強筋小麥品種主要有美國的硬紅春麥、加拿大的紅皮春小麥和澳大利亞的硬麥;弱筋小麥品種有澳大利亞的標準白麥和美國的軟紅冬。品質的差異使得短期內符合中國小麥進口需求的有效供給來源較少,黑海地區哈薩克斯坦生產和出口的部分小麥可以滿足中國需求。因此,考慮到中澳區域貿易協定的關稅優惠和加拿大小麥的高質低價優勢,除繼續進口澳大利亞和加拿大小麥以外,可以從哈薩克斯坦增加優質小麥進口以補充國內需求,這是短期內中國小麥貿易調整的主要方向。哈薩克斯坦的小麥生產規模較大,出口總量位于全球前10位,且哈中小麥貿易仍有空間。此外,哈薩克斯坦的小麥出口以優質、有機作為主攻方向,這也契合中國正在變化的小麥進口需求。

  中期來看,對于普通小麥,我國可逐漸增加從俄羅斯和烏克蘭的進口。從黑海地區的小麥出口增長態勢來看,俄羅斯、烏克蘭、羅馬尼亞和保加利亞等中東歐國家以及哈薩克斯坦的小麥出口量持續增長,將成為新興的重要小麥出口國。而美國、加拿大、澳大利亞、歐盟等傳統出口國也將努力保持在全球貿易中的主導地位。小麥主要出口國家和地區之間的競爭加劇為中國的小麥進口提供了相對有利的市場條件。從過去幾年來看,“一帶一路”建設的實施對飼料用糧進口產生了較為顯著的貿易轉移效應,但對口糧的進口貿易轉移效應較小,說明在飼料用糧上,傳統出口國和新興出口國的替代性較強。因此,中期來看,如果小麥出口國的生產和出口結構調整較小,中國飼用小麥的消費規模在很大程度上決定了國內小麥的進口結構及其變化。

  長期來看,擴大從俄羅斯、烏克蘭和哈薩克斯坦的小麥進口規模,並根據三個國家小麥出口品種結構和價格進行調整是我國優化小麥進口的主要途徑。從產出能力來看,未來十年間,黑海地區的小麥產出具有較大的增長空間。目前俄羅斯、哈薩克斯坦和烏克蘭的小麥單產分別約為2.4噸/公頃、3噸/公頃和4噸/公頃,而歐盟的小麥單產約為6噸/公頃,黑海地區小麥單產提升空間較大。因此,未來十年,在進行“一帶一路”沿線國家農業投資的過程中,應以加強對糧食產業鏈控制為核心。首先,主要小麥出口國的品種和結構是決定未來較長時間中國小麥進口格局的主要影響因素。隨著中國居民收入的提高,未來優質小麥將持續增加進口。黑海地區小麥能否在一定程度上替代澳大利亞和加拿大,主要取決于其小麥種植品種和出口結構的變化。其次,飼用小麥可作為飼用玉米和大豆的替代品。小麥的蛋白質含量高出玉米一半,但目前中國飼用小麥消耗佔比不足10%。在全球極端氣候頻發的背景下,應盡可能使飼料原料多元化,小麥可作為備選原料。俄羅斯等地的飼用小麥品質較好,如果放開該國飼用小麥進口,不但能彌補蛋白供應不足,還可能有效降低飼料成本。

  多措並舉促進小麥多元化布局

  在雙循環新發展格局下,中國小麥布局應該在立足國內的基礎上,拓展全球小麥供應鏈,通過國內國際兩個市場、兩種資源提升應對國內需求變化、特殊事件沖擊和復雜多變國際形勢影響下的保障和供給能力。

  首先是立足國內,持續推進中國小麥供給結構升級轉變。當前中國小麥市場供給側的結構性矛盾仍然體現在優質小麥上,而提升中國小麥產業的國際競爭力,保障國內小麥供給的根本途徑是持續推進中國小麥規模化、優質化種植。

  其次是維持並逐步擴大中國在黑海地區的農業直接投資規模並加強其產業鏈控制。黑海地區的小麥產出具有較大潛力,但其品種與品質需要調整和升級,以更好地在中長期與中國小麥市場需求相契合。在“一帶一路”建設的推動下,中國與黑海地區國家間的合作逐漸趨于深入和廣泛。隨著中國投資規模的擴大,黑海地區將為中國優質小麥進口需求的增長提供穩定空間。

  最後,應持續穩定中國進出口政策,緩解國際市場沖擊。隨著國內外小麥市場聯動性增強,在國內外價差較大的情況下,國際小麥貿易對國內小麥市場的沖擊日漸顯現。因此,穩定小麥進出口配額制度,嚴格進口檢疫檢驗等相關進出口政策,緩解國際市場及貿易摩擦帶來的沖擊尤為重要。與此同時我們還需要密切關注全球主要小麥出口國的小麥產情和貿易政策,以合理規避國際市場價格波動給中國小麥進口帶來的不利影響。

文章關鍵字︰